寒月

在刀男fate文野三个天坑挣扎的咸鱼。。。大法好,大法好,嗯

【双黑/太中】Deemo (04)

【写在前面】
※ 世界观代入设定
※ 原作台湾雷亚公司音游《Deemo》
※ cp太中,结局尊重原作走BE
※ 原设定非常复杂,如果看不下去关掉就好
※ 前文请走主页w

=====分割线=====

此时正在大厅里对脸懵逼的两位小黑人并不知道隔壁书房发生了什么事。中原中也像被钉在了原地一样,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幼苗,Deemo隔着钢琴向他挥挥手,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Deemo眼瞅着对面的靠不住了,自己索性就在一边弹起了琴。它一首接一首地弹着,眼看着幼苗在两人之间越长越高、变化越来越大——在弹了十一首曲子之后,那棵小小的植物,由本来只有两片子叶的小苗变成了一棵长着四个侧枝的小树。小树苗通体散发着温柔的光,高度增长到了接近两米。唯一的不足就是还没有长出叶子,光秃秃的不太好看。

中原中也是真的愣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突然会发展成这样。

他在这里醒来之后的这段时间里,虽然外表没什么太大变化,读书掐架发呆睡觉散步该干啥干啥,兴致来了还会整整琴谱甚至弹两下琴。在Deemo的眼里,这个同样漆黑的小矮人,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永远都能看到一丝狂气,高傲的、桀骜不驯的、冷静中蕴藏着疯狂的眼睛。就算是安静看书的时候,那份狂也未曾褪去分毫。

但是依旧是有例外的。就算是神话里最强的众神之王也照例有他的弱点,更何况是普通的人类。

在Deemo看不见的、中原中也的内心之中,随着时间不断地推移,逐渐也开始生长出一丝丝名为“绝望”的裂缝,虽然非常缓慢,但是终究有一天他一样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中原中也已经有些认定自己出不去了。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呢?一周,还是一个月,或者更久?他已经没有勇气去计算了。那扇窗户永远是那么遥远,高高在上地开在那里。没有任何物体能帮助他到达几十米开外的窗口,更何况自己还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已经快和一个空洞的人偶没什么分别。

可这时候树苗出现了。小树苗发出的光像心跳般微微闪烁着,站在面前的中原中也似乎感觉到从那里传过来一丝丝温柔的情绪,像是粘合剂一样,一点一点把中原中也内心深处蔓延的裂缝修补起来,替他阻止了未来的崩坏的发生。

中原中也突然被拍了一下肩膀。虽然大脑还在恍惚之中没有及时发出指令,潜意识下的应激反应令他下一秒就半转下蹲、同时右腿向后横扫而出——在发现“偷袭”自己的是Deemo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解除了防御机制。他看着坐在地上的Deemo,大脑逐渐恢复了运转。

“我——” 一说话中原中也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在死死咬着牙,现在一放松下来,两侧过度用力后的肌肉都在微微地颤抖着。

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啧”了一声之后压低帽子掉头走到台阶上一屁股坐下,双手撑着前额一言不发。

Deemo坐在地上,就保持着摔倒时候的姿势看着中原中也这一系列的动作。然后它爬起来也走过去,蹲在中原中也的面前,一只手“啪”地扣在他的帽子上。中原中也抬起头,看到Deemo近在咫尺的大脑袋,绿豆眼眨啊眨地。突然小黑人做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动作——歪着头,眼睛弯成了两道弧线,手轻轻地拍了两下中原中也的帽子。

tbc.
=====分割线=====

写了改改了写花了好久……心理描写好难……
脑细胞持续掉线中……
希望明天能找回一点灵感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晚安♡

评论
热度 ( 16 )

© 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