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

在刀男fate文野三个天坑挣扎的咸鱼。。。大法好,大法好,嗯

【双黑/太中】Deemo (03)

【写在前面】
※ 世界观代入设定
※ 原作台湾雷亚公司音游《Deemo》
※ cp太中,结局尊重原作走BE
※ 原设定非常复杂,如果看不下去关掉就好
※ 前文请走主页w

我仿佛成了一条咸鱼……努力摆脱小学生文笔【死心吧你从初中就开始说这话了】

=====分割线=====

有一次中原中也坐在楼梯上转着自己的帽子,又听到窗外传来的一些细碎的声音。其实之前他听到过很多次,但是每当他想努力听清楚的时候Deemo的琴声就彻底抹杀了这个念头。而这一次Deemo恰好跑去了书房,中原中也闭上眼仔细分辨着断断续续的音节,组合起来似乎是“Naka...hara...chuu...ya”……好像是个名字。中原中也反复默念着,潜意识告诉他这个名字他非常、非常的熟悉,但是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思考半天无果他也不再去钻牛角尖,起身准备回书房去看之前读到一半的书,这时候他的余光瞥到在不远处,那架钢琴的后面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棵幼苗。小小的两片子叶舒展着,四周似乎还飘着朦朦胧胧的细小光点。

城堡里长着植物其实并不奇怪,除了外墙上那几枝依旧矮小的常春藤,书房的墙壁上也挂着两盆修剪得非常精致的小叶子的盆栽。但是,从钢琴上长出植物,按常理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先不说没有水去浇灌,钢琴内部也不可能存在供种子生长的土壤。所以对于那不知何时长出的小幼苗,中原中也充满了好奇心,想起来就跑去看看它。于是一旁的Deemo就发现中原中也经常一动不动地半蹲在钢琴边盯着那棵植物,像是在互瞪一样。对此它曾经对正在盯幼苗的中也歪着头耸肩摊手,大有一种【你已经无聊到这种地步了吗居然会盯着植物发呆】的鄙视意味,散发着,欠揍的气息。所以不出意外地,招来中原中也一顿拳打脚踢。

从那以后两个小黑人之间又多了一项互相掐架的日常——虽然更多的是Deemo单方面挨揍就是了。空旷的房间也因此多了不少生气。直到有一天Deemo发现的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他们目前的生活。

Deemo在弹琴的时候,注意到钢琴后的幼苗,长高了。

正坐在小凳上看书的中原中也被突然跑上来拽着自己就走的Deemo吓了一跳,由于行动太过突然他还被满地的琴谱滑得一个踉跄。然而还没等他冲着Deemo发火就被拉到了钢琴后面。Deemo指着比前一阵长高了不少的幼苗看向中原中也,自己绕到琴凳前坐下,随意弹了几小节之前正在练的曲子。紧盯着幼苗的两人于是都注意到了,幼苗极其轻微地,摆动了一下,好像还拔高了一点。

而且几乎是幼苗摆动的同时,坐在书桌前,原本一直在沉睡的面具人,也慢慢活动了一下,出现了苏醒的迹象。

tbc.
=====分割线=====

……这一段我有种“啊命运的齿轮终于还是开始了转动”的感觉【什么鬼】前面写的那些无聊到尴尬的日常之后大概不会再出现了吧。然后就卡住了……我被自己的脑洞逼死了全部脑细胞……

这几天家里发生了不少事,不是大事但是极度分散注意力我没法有大段时间去码字orz最近写的会少一些,提前说一声非常抱歉orz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们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 ( 15 )

© 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