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

在刀男fate文野三个天坑挣扎的咸鱼。。。大法好,大法好,嗯

【双黑/太中】Deemo

【写在前面】
※ 世界观代入设定
※ 原作为台湾雷亚公司音游《Deemo》
※ cp太中,结局尊重原作BE
※ 原设定非常复杂,如果看不下去关掉就好~

这个完全是我玩游戏时候的脑洞,实在扔不掉就想试着把它写出来。这种世界观代入的设定可能会很别扭,所以如果非常介意的话直接无视掉就好了qwq
想不到别的标题就直接引用原题了,第一次写东西毫无文笔可言,请抱着看小学生作文的心态看就好

======分割线======

中原中也是被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吵醒的。

他只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长的一觉,意识恢复的一瞬间他感到浑身都在疼,就像被人甩在地上然后把全身关节卸了重装——简单来说就是摔得不轻,尤其是头更是像被一个针包滚过一样,身旁传来的钢琴声非但没让他放松下来,反而莫名其妙地更烦躁了。琴声断断续续的,明显弹琴者还是个新手,虽然能听出点旋律来,但在喜欢弹钢琴的中原中也听来却觉得快要命了一样。

中原中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琴声听得他只想冲上去把弹琴者从琴凳上踹下去,然后他确实也这么干了。等体力稍微恢复一点他就跳起来把弹琴者拽下了琴凳——之后他愣住了,本来即将冲口而出的脏字也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面前的弹琴者被称作是“人类”已经很勉强了。它虽是人类的身形,但是身体比例又完全不对,个子站起来中原中也只到它的肩膀位置,四肢十分细长,上肢已经垂到了膝盖,“手”的形状则更像个大爪子。这个漆黑的人形生物身上只有眼睛和脖子上戴的小蝴蝶结是白色的,头大到脖子像是随时会撑不住而断掉,五官除了两个绿豆眼别的一概没有,样子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坐在地上的小黑人看着本来躺在一边的中原中也突然跳起来,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拽到地上,现在又盯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很是人性化地歪着头看着他,还不明所以地眨巴两下白色的绿豆眼。然后,它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伸手指了指中原中也,接着抬头指向头顶上方——在距离他们很远的、繁星点点的虚空之中,一扇窗户正向下打开着。窗外似乎是白天,很明亮,而且居然还可以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但是除了白茫茫一片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tbc.
=====分割线=====

第一次写文我真的快紧张死了……我不会那种华丽的修辞手法和句型,我能做的只是尽量把脑子里想的清楚地用文字写下来,真的好困难啊……有足够的勇气发出来我感觉得到了升华x
真的特别谢谢@冰冻啊竹竹竹:D 和@橙城糖 两位太太给我的鼓励QAQ没有你们我可能过几天也就写不下去了吧……我会尽力去好好填坑的!

最后,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qwq

评论 ( 14 )
热度 ( 55 )

© 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