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

在刀男fate文野三个天坑挣扎的咸鱼。。。大法好,大法好,嗯

[美丽喵]龙与最后的勇者

Cenivelen.:

※大家好,我是上次哨向大好开车时机却绝赞歪楼的朋友。这次是哪个小设定被我看上了呢,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自爆其实是魔女集会。快乐五千字。


山岳之国伊修加德的王子出征了。


英勇的青年背负着国王的期望踏上了征途。他有着一头令少女也要艳羡的柔顺黑发,湖水蓝的眸子里闪耀着光芒,举止言行优雅矜持。如此完美的人提出要独自一人讨伐最北侧那座孤山里的巨龙时,不知道多少春心萌动的少女为之心碎。


曾经名为芬代尔的孤山常年云烟环绕,据说很久很久以前那座山上草木郁郁葱葱,无数生灵栖息于此。自从几百年前邪恶的龙族占领了芬戴尔后,那里就成为了一座死山。百年之间也有过无数勇者前往屠龙,最终却都是再无音信。唯一逃回来的勇者濒临崩溃,断断续续的描述着那里的惨状——铺天盖地的魔兽,四处弥漫的毒烟,无数堆积起的人的枯骨。从此便再也没有人敢去挑战盘踞在那里的邪龙。


所幸那恶龙似乎也没有什么攻击意图,没有发动什么战争也没有要什么祭品,除了进入那座山的人最终都会死以外,人类胆战心惊地与沉寂的邪龙相处了百年。


“但是这种生活终于要结束了!”王国的大祭司在出征大典上目送着王子独自前行的背影,老泪纵横。国民也为此亢奋不已,忽略一两个执着认为王子不可能再归来的声音,用鲜花与欢呼送走了他们勇敢的王子殿下。


王子不愧是伊修加德数百年来最为出色的王子,战争女神的加护似乎过了头。他独自一人走过了草木不生的荒野,渡过了波涛翻涌的长河,甚至徒手翻越了陡峭险峻的溪谷,最后安然无恙地站在了芬代尔的山脚下,仰起头深吸气,对着悄无声息的高山行了一礼。


“尊敬的苍天之龙骑士。”王子的声音回荡在山间,“伊修加德的使者,艾默里克冒昧前来拜访。”


没有声息。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拍拍手说了一句打扰了就干脆走了进去。这位王子显得过于轻车熟路,只见无数眼睛隐匿在阴影处盯着他,而他转过头就到处自来熟地打招呼;深紫毒烟飘飘荡荡袭来,被他摇着头一副无奈样子轻松驱散;最后他视若无睹踩过了一地人的尸骨,还有闲心把绊脚的骨架拨到一边。


走到最后他突然停下脚步,皱着眉拾起了一枚已经被大半锈蚀的银制勋章,叹了口气把上面的灰尘拍干净,举高大声喊,“埃斯蒂尼安————你又把你的东西乱扔了。”


刹那间,盯视他的眼睛作鸟兽散,毒烟若无其事飘走隐没,枯骨的景象像是冰雪消融般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小木屋,以及一个有点气急败坏的青年声音,“说多少次了那是垃圾,你不留在皇都过来这里干嘛?”


“我来见你。”艾默里克,伊修加德的王子,前来弑龙的勇者,仿佛仅仅只是离开一小会儿般熟练地推开了半掩的木门,“玛托雅女士也没有拦我,不过我也是蛮想见见防卫魔法的。”


屋里简朴得很,像是根本没有人住在这里的样子,只随意摆了张木桌,角落里落了灰的床,桌边的摇摇欲坠的木椅上有人啧了一声。


“那个老——————————”


“嘘,魔法扫帚听着呢,还有智蛙。”他反手关上了门,绕开刷刷扫地的扫帚与低着头恨不得把头埋进书里的青蛙,对屋里满脸不耐烦的人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见,埃斯蒂尼安。”


没有人会想到传说中邪龙栖息的死亡之山会有人类在这里生活。大概算是人类,不过用斗篷挡住了大半边脸,看起来像是个蜗居的神秘巫师,用异端审问官的口吻来说就是浑身散发臭气的标准异端者。


被王子称作埃斯蒂尼安的人随意拢起了不修边幅的长发,露出了淡灰色的眼睛,警惕却没有敌意打量着门前的青年,“你来这里不是只为了打招呼的吧。”


“是的。”艾默里克稍稍收敛住亲近的神情,认真注视着大半张脸都隐在肮脏斗篷下的人,“我是想请您回到伊修加德。最后的苍天之龙骑士阁下。”


那个人露在斗篷外的一缕雪白长发轻轻晃动了一下,艾默里克耐心地等着,还自顾自翻找落满灰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罐包装犹新的枫糖……不出意料被瞪了一眼。


“我拒绝。”他说,“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的这个早就被我舍弃了的称号……但既然如此你就该明白我不可能回去。”


他摆了摆手,气息沉寂下来,表明了就是不想再谈。谁知道艾默里克比他想得更缠人,就这功夫他已经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睡羊羊腻在了一起。那是他收留的众多魔物之一,埃斯蒂尼安心里暗骂这个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我想也是,毕竟是你啊。”


“那你过来干什么。”


“我想见你,刚刚说了,埃斯蒂尼安。一直都想。那件事只是附带的……但我确实希望你能回到伊修加德。”


好吧,好吧。他太熟悉这个语调了,埃斯蒂尼安愤恨地咬紧了牙,他曾经就是这样无数次被这小子的眼神攻陷过。这次他根本没抬头,语气冷硬毫无回转余地,“说完了就给我赶快回去,没听说这里有邪龙吗。”


“你也太绝情了吧?苍天之龙骑士阁下。”艾默里克一手抱着赖在他怀里咩咩叫的小羊,向他递过捡到的那枚勋章,结果被一把挥开。


“再说一遍,那个名字我早就舍弃了。随便找个人安给他就好。”


“不。只有你。”他恳切地摇头,“伊修加德百年来没有再封过苍天之龙骑士的称号,这不仅仅是因为需要上一任龙骑士的承认,而且……你是传说,埃斯蒂尼安。”


那是在伊修加德流传甚广的另一个故事,或是说童话。


在众多前往挑战邪龙的勇者中,有这样一位龙骑士在历史上留下了他的名字。没有人见过他盔甲下盔甲下的脸,总是独来独往的英雄挥舞着长枪击退了无数敌人。某一天他踏上了讨伐邪龙的旅途,那天下着雪,龙凄惨的嚎叫响彻天际,就连降下的白雪也被龙血染红。那场大战三天三夜,最后邪龙重伤退居回山,龙骑士也没有发现尸体,自此不知所踪。


偶尔会有人在芬代尔终年不散的云雾里见到神似龙骑士的身影,伴随着龙族的吼叫。人们开始相信龙骑士一直在为了守护他们而战斗。就这样,永远身穿盔甲的龙骑士成为了伊修加德的守护神。


“无稽之谈。”龙骑士本人却是不屑一顾,一点没有守护神庄严神圣的影子。


“就算神也是会死的。”他一边随口说着会把异端审问官气到跳脚的话,一边招了招手。小团的羊羊反应灵敏从王子的怀中跳下,几下就蹦回了他的脚边。“艾默里克,你该回去了。”


“事实上,我暂时不能回去。”王子看起来无辜的很。埃斯蒂尼安后悔十年前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把迷失在山里的小不点带回来。这段该死的孽缘。


“我要打倒邪龙。”勇敢的王子充满期待的眼睛注视着过去的龙骑士。


要是换个人在他面前说这句话,埃斯蒂尼安非把他揍到失忆然后丢出去不可。


“你疯了吧。”既没觉得惊喜也没觉得无望,埃斯蒂尼安只觉得心力憔悴,“连我都打不过的小鬼别说什么大话了。况且你在这里的几年见过邪龙吗。”


这是只有王国最隐秘的伽巴勒幻想图书馆才记录的过去。十年前,王子称病,消失在大众眼前整整一年。所有人都以为因为王族的某些理由王子已经被暗害时,王子却在某天再度现身了。


事实也与大众猜测的基本吻合,辅佐官买通山匪暗害年幼的王子,为了不留下证据而把他丢在了死亡之山。真相败露后,国王大怒,秘密处死了恶毒的大臣。本以为国王唯一的儿子已经死去时,某天晨光初露的清早,早起的仆人见到身披露水的少年跪在哈罗妮神像之前。


那时归来的少年脱去了几分稚嫩,在金碧辉煌的教皇厅中央身披白袍单膝下跪,通透的眼瞳虔诚地凝视着光中的女神像,在神的祝福下,立下了成为骑士守护王都的誓言。


他确实做到了。再没有人记得王子那段神秘消失的时间——他的时间却在此重新鲜明起来。


“明明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个连屋门都不敢出的小家伙……”埃斯蒂尼安咋舌。


当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人类的小孩会跑进这里来,既不能把他当魔兽幼崽随便养又不能把他当成年的勇者,着实令他苦恼了很久。


最后还是抱怨着麻烦的玛托雅过来帮的忙,有她照顾过弟子的经验才解决了不少问题。


“那个时候我才十岁。”王子礼貌地提醒。“而且这里可是一直被当作深夜故事的死亡之山。当时我还是被绑架过来的。”


“欺负小鬼还真是不好意思啊。”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事先说好,我可不会帮你。”


“我当然知道。”艾默里克维持着微笑,心想当初他好像也说过这话,不过每次把他从魔兽堆里揪出来的就是说这话的本人。


“明白了就快走。别让我把你扔出去。”


撂下这句话,艾默里克眼前景象骤然一变,回过头去原本的木屋就在身后,好脾气的王子就这样被赶了出去。


可惜还有话没有告诉他。向着身后的木屋行了一礼后,再度踏上屠龙路途的王子不无遗憾地想。


剩下的事只有王子知道。


辅佐官只是傀儡,那时真正下密令杀了他的是他端坐于王位上的父亲。


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年幼却优秀的儿子争夺权位,每天都用毒蛇似的目光死死盯着他。最后的那天晚上,王子躲在书库后面,将王与辅佐官的一切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然后,在绝望的境地里,他与那个人相遇了。


那是一段对落魄的小王子而言梦境一般的时光。将他捡回去的是埃斯蒂尼安,嘴有些毒,对外界的一切都显得无知无觉,甚至还把龙骑士的勋章随手抛给他玩——后来回到王都的艾默里克查到那枚玩具上的图案代表时手一个哆嗦。


在这里他知道了很多事,比如所谓的魔物全是埃斯蒂尼安本人不承认的心软下捡回来的魔物幼兽,比如飘荡的毒烟是避世的贤人玛托雅弄出来吓唬人的,再比如堆积的枯骨,其实就是魔法棱晶的投射。“这都吓不回去那就让他自己找龙玩吧。”同样坏脾气的贤人这样说。


虽说埃斯蒂尼安坚持说没有邪龙,但艾默里克是知道的。在他最后留在这里的那个晚上,他确实见到了那条被视为恐怖与灾难的邪龙。


只要最后再确认一件事,被世界遗忘在这座死山的苍天之龙骑士就可以解放了。


暮光铺设开来的时候,他敲开了临近山顶的洞口伪装出来的木门。


在埃斯蒂尼安的木屋里见过的智蛙拄着拐杖蹦蹦跳跳地前行引路,昏暗的洞穴深处闪烁着一点火光。艾默里克站定,恭敬地行礼。


“行了行了,这么多礼节看着真恶心。你这小子也学得跟那座城市里的人一样了吗。”


“是的。”他的眼神柔和,“玛托雅老师。”


如果说埃斯蒂尼安像是巫师,那么从慢慢走出来的玛托雅就像是标准的巫婆,编故事出来吓唬夜里啼哭的小孩子的那种。


她看起来已经很老了,眼里的光却丝毫不减,“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想问……我在王都的书库里找到您的弟子雅·修特拉所写的禁书。最后的苍天之龙骑士以一己之身封印了邪龙,这件事是真的吗。”


她看起来有点惊讶,“我那个笨弟子?”


“是的。”王子点头,“不过她现在是云游世界的贤人,所以我就直接来请教您了。”


“多事的丫头。”玛托雅嘁了一声,倒也没多加隐瞒,“没错,是我告诉她的。”


“那么,确实只要打败邪龙,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他就能————”


“可以解除封印。”玛托雅说,“他会解脱。”


魔法扫帚打了个转,钻进了角落。智蛙匆忙扶了扶摇摇欲坠的眼镜框,啪嗒啪嗒躲到了书架后面,只露了双眼睛藏在缝隙里,老人斜过去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艾默里克垂下眼,片刻后抬头,握紧了剑,“请告诉我邪龙所在。”


“玛托雅老师,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夜空布满闪烁的星星时,王子带着经历了洗礼与祝福的宝剑离开了洞穴,前往恶龙的居所。玛托雅目送着他离去,缓缓合上了眼。


“愚蠢的孩子。”她的杖尖碰了碰地面,声音骤然苍老下来。


*


埃斯蒂尼安久违地做了梦。


那究竟是多少年以前,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当时仍旧葱郁的芬代尔山,以及一同平静生活在山上的父母与弟弟。他们死去的那天,大火将一切侵占吞没。他死死抱着已经断气的小羊拼命奔跑,无数次被破碎的石块绊倒,无数次被滚烫的枯枝磨伤。精疲力尽的时候他摔倒在地挣扎着回过头,背后冲天的火光里映照出了龙巨大的影子,布满血色的龙瞳死死地盯视着这个绝望的孩子。


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自己活下来,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当时想要活下来。


他被人救了下来,成为了龙骑士。他只是一味地向前看,在挑战了无数的强敌后,用了十年时间,再次回到了他的噩梦里。


他胜利了,却也是惨败。


名为尼德霍格的恶龙将他的影子寄宿在了他的仇恨之心里。杀死邪龙的那一瞬间,他的意识就被卷入了邪龙上千年所积攒的怨恨里。


再次清醒时,他注视着覆天的双翼与漆黑的鳞爪,明白一直仇恨着邪龙的自己,最后终于成为了邪龙。


而他最后作为人的意志胜利了。他伫立在芬代尔的山顶,遥望着曾经守护着的伊修加德,求死不得,最终将自己永远封印在了这里。


“渺小的人类。”邪龙之影低语。


埃斯蒂尼安抬起头,与覆盖了几乎整个意识的血红龙眼对视。


“你已经看到过了,人类背叛龙族、杀死我的妹妹。”龙族的语言庄严古老,回荡在这一方意识空间里,“而作为复仇,我将永远折磨人类。”


“死心吧,尼德霍格。”他回应,像是无数次经历过同样的对话,“你将与我共赴地狱。”


话尾落下的时刻,龙的咆哮响彻天地。他低下头去,眼见着自己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容,龙的骨翼从身体内部刺穿后背缓慢舒展开来,坚硬的鳞片爬上脸颊,发出的声音不似人音,龙吼声震颤天地。


在过去的他面前,幼小的孩子跌坐于地,惊惧的眼瞳与邪龙直直对上。


“他是几百年来的第一个人类吧。”邪龙之影在他身后,“令我惊讶。与我的眼睛对视后居然安然无恙。”


“那个瞬间,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这是几百年来,尼德霍格的影子第一次向他问话。他稍微愣了一下,轻轻哼笑出音。


看到了什么,他想。


没有欲望,没有仇恨,纯粹又强大的眼眸。那一刻他仿佛突然从千年的记忆中清醒,他重新成为了苍天之龙骑士,回归了人间。


“我看见了我的终点。”


被封印的龙睁开了双眼,震抖双翼龙啸响彻。大地为之颤抖,积云翻卷着退去。龙高高昂起头,浅灰的瞳孔凝视着薄雾渐散的远方。


最后的勇者从晨光中走来。


——END


看到这里真的非常感谢。


因为在打字的时候有很多想法没有表达出来,所以擅自放到了后面,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退出了。


最开始的梗其实是魔女集会,本来我想写的是不老的巫师与误入的小王子,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路直线歪掉了。变成了封印龙的龙骑士与小王子的故事。


可能是因为埃喵有前科吧!(不要听)


也可以当作是游戏剧情里光之小战士没有出现的稍微有点那么偏了点的大概剧情。


关于玛托雅没有把全部事实告诉艾默里克,是因为玛托雅和埃斯蒂尼安有过约定。其实她也希望龙骑士能够解脱,永远在人与龙的边界线上摇摇欲坠还是死去,我选择了我偏向的答案。


过去的勇者因为心怀仇恨或是心怀欲望所以被邪龙之瞳诱惑,而艾默里克则是抱着纯粹的“想要守护”这个意念才会安然无恙,也就是说能杀死埃斯蒂尼安……邪龙的人只有艾默里克。


死去后不会变回人身所以请放心不会有艾默里克崩溃等剧情,之后玛托雅会告诉艾默里克龙骑士的灵魂已经变回以太回归天地了,当然也不是说谎。


如果可以真的很想再写写小时候的故事啊……


因为比较擅长想象,想到结局的情景我自己也差点哭了出来,有点丢人。


就到这里了,真的很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 ( 58 )
  1. 寒月Cenivelen. 转载了此文字

© 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